作为幸福的一种形态

我从没想过该如何应对眼前的情况,我用指甲刮去额头上的汗珠,不知道该作何回复。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两个,她站在我面前静静地等着我开口。房间里静的出奇,简直能听见我咽口水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