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献给你的生日»

«献给你的生日»

题图

如果有人问我20岁的生日是怎么度过的,我肯定会回答“记不清了”。
或许是时间太过久远,又或许是没有什么有意义的事发生,我想大概也不会有人把自己二十岁的生日视为多么辉煌的成就,总之那天的记忆我实在是难以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,就像我翻箱倒柜找了好久,也没找到我心爱的精装本小说。那天我可能会开一瓶不错的酒,找个安静的地方自斟自饮,又或者找几个朋友出去逍遥一次,说不准。

🙂

“你还能想起来你的20岁生日是怎么过的吗?”很不巧,此时此刻,就有人这样问我。

我摇了摇头,实在是想不出能让她满意的答案。

“其实你是记得的吧。”

“记不大清了,其实生日也好,什么其它的纪念日也罢,对我来说都一样,都是普普通通的过。”我摇了摇头。

“可是20岁的生日相当重要。”

“是吗?”

就这样,她和我讲起她的20岁生日。

*

那天傍晚还要去打工,我在离学校相当有一段距离的一个酒吧打工,特意挑选这里是为了避免遇到同学的尴尬,店里的环境又很让人舒适,不过偶尔也有喝醉了的客人来搭讪,不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不理他们就是。

今天是我的生日,唯一能让我庆幸的就是天气还不算糟,六点的残阳正尽最大可能的发挥着它的余热,可是却还抵挡不过汹汹来袭的寒冬的夜,这恐怕就是自然规律。我会在某一天迎来20岁的生日,然后年龄自然而然的增加一岁,这也是自然规律。

我仔细的擦拭着店里的桌子,组合音响里放着舒缓的轻音乐,让我回想起了今天教授在课上讲的史蒂文森,今天也是这位英国作家的生日。

史蒂文森?

为什么会边擦桌子边想起这位和我同一天生日的作家?我毫无头绪的想着,也想不出什么结果,这里面恐怕会有一点很奇妙的缘分,回家的时候路过书店买一本他的书看好了。就这样一边想着史蒂文森和他的新浪漫主义作品,一边把所有的桌子都仔细擦拭完了,好在要擦桌子不是很多。

这时候,老板把我叫到一边,给我介绍了一位新来的同事,老板说把他介绍给我是因为他是在我的大学毕业的,所以说起话来可能更加自在,让我提供一些工作上的帮助之类,还介绍说他目前是自由职业者,来打工赚一点外快。我们互相礼貌地交换了微笑,就各自去工作了。

“等工作结束了一起喝一杯?”晚上九点半,他向我搭话。

老套的搭讪方式。不过我今天心情或许还不错,如果仅仅是喝一杯的话倒没什么所谓。

“可以哦。十一点下班。”我答应了。

他点了点头。

十一点十分,我换好了衣服走出更衣室,他已经在等我了。

“在这里喝还是去别的地方?”他问我。

“在这里就可以。”

“也挺不错的。”

我们坐在吧台前,要了一杯青梅酒,他要了一杯加满了冰块的白兰地,与其说是在白兰地里加了冰块,倒不如说是在一杯冰块里倒入了一点白兰地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喝白兰地的,每次我只放两块冰块,不能多也不能少,太多太少都会影响口味,只放两块冰也是我的原则之一。

他晃了晃手中的杯子,冰块在里面哗哗作响。

“我喜欢喝冰一点的。”他辩解一样的说道。

“你今年二十岁?”他问我。这实在是无聊至极的开场白。

“二十岁,刚刚二十岁。”

“刚刚?”

“是的,实际上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”

他摸了摸自己的脸,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“本来,除了我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我的生日。”

“可是现在我知道了,今天是你的生日,一个值得纪念的美丽日子。”

“本不该这样。”

“本不该这样。”他重复着我的话,“那么,祝你生日快乐,祝愿你能有一个美丽的人生。”他举起酒杯,冰块也跟着哗哗作响。

祝愿你有一个美丽的人生。我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,感觉有点超现实。每年的生日都是我一个人过,也没收到过来自父母之外的人的生日祝福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“今天是你二十岁的生日,而我们恰好又坐在一起喝酒,不觉得很奇妙?”

我勉勉强强挤出一个微笑。

“我觉得为了这一点,送你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礼物就有相当的必要。二十岁的生日需要一个特别特别的生日礼物。”

“还没有人送过我什么礼物,我想大概你也不必送我什么礼物。”我这样推辞。

“那这个礼物就更显得尤为重要,你已经二十岁,会考虑许多属于二十岁会考虑的问题,也会面对二十岁会面对的困难。当然,礼物也未必是明码标价摆在商店的陈列柜里出售的那种‘商品’。你可以许下一个愿望,当然是什么样的愿望都可以,只要是你真切期望的,当然,只有你真切期望的才行,只有那样的愿望才能实现,而且也仅限一个,你要好好考虑——一个属于你自己的,真真切切想要实现的愿望。”

“真的能实现?”我拿起青梅酒,啜了一口。

他笑了笑“只能许一个愿望,不能贪心,不能反悔,不能敷衍。”

*

店里的音乐已经停止,巴赫演奏到了最后一个音节。我看着她手里捧着的酒杯,里面的白兰地真的只放了两块冰块。

“我不是在和你编什么故事。”她看着我说,看起来相当的认真。

“当然不是,我知道的。后来你许下了个什么样的愿望?”

“愿望是不可以同别人说的。”

“那,愿望实现了没?”

“或许实现了,又或许没实现,不过我确确实实的许下了一个愿望。我们才第一次见面,即使他说的是无聊的玩笑话我也想要配合一下,因为那天是我的生日,虽然我从没想过会有什么超现实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。虽然你会觉得有点傻,但是我还是希望我的二十岁生日是特别的,而不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里自己为自己举杯庆祝。那天我上了文学课,傍晚去酒吧打工,喝一个刚刚认识的新同事一起喝了一杯酒,我的二十岁生日还有一个小时就要结束,所以我觉得顺势许个愿也无妨。”

我点了点头,没有说什么。

*

“我还以为你想说想要变漂亮,变聪明,或者希望变有钱这种一般的女孩都会许的这种愿望。你不想要这样吗?”

“当然,我也想要变的更漂亮,变的更聪明更有钱,但是我觉得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了,那我就不再是我了,恐怕我会发生一些我想象不到的变化。”

“我明白,我明白,那样或许真的会产生一些不得了的变化。”他摊了摊手

“那么,我许下的愿望可以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。接下来你只需要静静地等待这个愿望实现,这个愿望一定会实现。”

*

“如果是你,你会许什么愿望?”她侧着脸看向我。

我想不出答案,或许如果我面对那个场景,会相当的手足无措。顺其自然的增加一岁,这就是对于我来讲生日的意义。

“我想不出要什么样的愿望。”我承认说。

“那恐怕是因为你已经许下了太多的愿望。”她说。

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我希望知道我在无意中许下了什么样的愿望,那些愿望给我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。”

“任何人都不会明白,”她用一只手托着她美丽的脸颊,另一之手摆弄着桌子上的酒杯“我即将30岁,还不知道那些愿望给我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。我还不了解人生的真正奥秘,不知道它是怎样运作的。”

我们沉默不语,我思考着我22年来的人生,大概她也在做同样的事。

 

-完-

 

——改自村上春树《生日女郎》,献给你每个已经过去的、正在进行的和即将到来的生日

白言

2020年11月13日

时绥化银装素裹寒风刺骨

3 条表白

昵称

  1. 白妍

    献给你每个已经过去的、正在度过的以及将要到来的生日。